他觉得是时候给苍粟旬解释下了

知晓了